玩百家乐
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玩百家乐 >

打百家乐也有好处,就是读起来相对容易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7-07-24 17:57 人气:
 
 
  说说最时尚的两个词
     眼下,有两个词最时尚,打百家乐如雷贯耳,不由你不去琢磨琢磨。这两个词就是——正能量和中国梦。
     1、正能量。
     正能量,最普通的解释就是积极向上。属于生活范畴的积极向上精神,打百家乐很容易理解,但是,属于社会进步范畴的积极向上精神,就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     笛卡尔被誉为现代精神的鼻祖 ,他有两个最著名的命题:“怀疑一切”和“我思故我在”。怀疑一切,打百家乐表现了对包括权威在内一切事物的批判精神,我思故我在,则表现了从思考到更新的树立过程。笛卡尔告诉我们,人的认识都是由批判开始,通过思考来实现更新和树立的。
     人类的进步,当然取决于认识的更新,因此可以说,人类社会进步最根本的正能量,就是批判、思考、更新。由批判发现问题,由思考寻找解决办法,由更新实现进步。离开了批判的积极向上,容易盲目,离开了思考的积极向上,没有根基,离开了更新的积极向上,打百家乐则近似于走回头路了。
     生活中的正能量,简单地追求积极向上精神就可以了,社会进步的正能量,则必须把积极向上的精神建立在批判、思考、更新之上,否则,一定会盲目。
     2、中国梦。
     什么是中国梦,有点复杂。政治家告诉我们:中国梦就是强国富民,先把国家搞好了,人民就会好。打百家乐既然国家是中国梦的前提,就有必要先弄明白国家的概念。
     国家,由三部分构成:领土、人民、主权。其中,领土和人民是大前提,而代表主权的政治组织(政权)是常态的现实存在。因为政权是国家存在的常态,因此,一般意义的国家,就是指由公务、司法、军警组成的政权。只有与历史联系起来谈祖国时,国家才更多的体现出领土和人民的概念。
     由于国家包含了两个概念,理解起来就有些麻烦。比如谈到爱国,有人只爱领土和人民概念的祖国,与政治无关,很纯粹也很坚决,即使飘泊天涯,也不会有任何改变。有人只爱政权的国家,一旦政治发生变化,爱国也就烟消云散。有人则两个都爱,这样的爱国很普遍也很美丽,只是有点脆弱,当政治发生变化时容易产生动摇,可能继续爱祖国,也可能投靠他人。
     国家概念不同,中国梦自然也就不同。商朝被周灭亡,商朝的旧臣伯夷和叔齐,为了表现对商朝的忠贞,跑到山里藏起来,坚决不食周粟,直至饿死。伯夷和叔齐虽然被尊为贤者,但是,他们的梦想却是建立在政权的国家之上,政权灭亡,梦想也就破灭,因此,他们的梦想,可以称为“国家之梦”。孙中山革命一生,即使当上了临时大总统,也可以为民生而放弃权力。孙中山的梦想,更多的倾向于民计,因此可以称为“人民之梦”。“国家之梦”和“人民之梦”虽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毕竟立足点不同,有主有次,有先有后,本质上是有区别的。
     说起中国梦,多少和美国佬弄的那个“美国梦”有点关系,因此有必要了解美国梦。打百家乐所谓的美国梦,是从一帮欧洲人乘坐“五月花”号船跑到美州,在那里搞了一个公共契约开始,后来,由杰弗逊的“独立宣言”加以系统的诠释,更因为那个黑人“我有一个梦”的演讲而风靡全世界。严格说,美国梦并不仅仅属于美国,它的源头来自古希腊的城邦民主,它的理论来自欧洲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,只不过因为在美国获得了最早也是相对最彻底的成功,才被人们称为美国梦。这样的梦想,不仅在美国的“独立宣言”里有,在法国的“人权宣言”里也有,在联合国的“世界人权宣言”里同样有,而且内容基本一致。可以说,所谓的美国梦,其实反映的是人类共同的平等自由之梦,正是因为这样的梦想属于全人类,美国梦才能得到世界的认可,直至风靡世界。诠释美国梦的杰弗逊虽然伟大,却只能算作是人类自由民主先驱者的徒弟,把这样的梦想全部归功于美国佬,实在太抬高他们了。
     了解了美国梦,再来看看中国梦。如果中国梦更多的表现为孙中山式的“民之梦”,那就和美国梦或者世界梦大同小异。如果中国梦更多的表现为伯夷与叔齐式的“国之梦”,倒是确实表现了中国特色,不过,这样以政权意义国家为主的梦想,已经不能算作真正的明天之梦了,因为它早在大汉盛唐就已经实现了,今天只能称为复制。
 
 
  如烹小鲜
     如烹小鲜的无为政治,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两次辉煌。一次在汉初,一次在唐初,也就是著名的“文景之治”和“贞观之治”。
     文景之治与贞观之治的成功,关键有两个方面:一个是机构精简,一个是轻徭薄税。据历史记载,这两个时代的国家机构少到了可怜的程度,偌大一个县,不过是一两个县官,几个小吏,再加上一两个杂役而已。如此少的国家机构,自然也就不用多少赋税来养活,老百姓捧起一年的收成,拿出指头缝流出的那一点就够了。汉唐之初的国家治理,更多的依靠民间家族自治来维持,因此老百姓得以休生养息,民安而国安,民富而国满。
     可惜,文景之治和贞观之治还是被打破了。文景之治后,有了本钱的汉武帝开始了强军强政的政治,军队越养越多,政fu越养越大,虽然成就了北击胡虏,南定蛮夷的辉煌和宫殿巍峨,歌舞升平的繁荣,却不得不通过对老百姓的横征暴敛来支撑朝政。打百家乐为了横征暴敛,官吏便多如牛毛,官吏一多,贪污腐败便盛行起来,连那个文人司马相如,得宠不久也知道到处捞钱。武帝朝看似繁荣昌盛,实际却淘空了国本,大汉朝在汉武帝之后开始走下坡路,直至最后衰亡。大唐朝也是一样,贞观之治后,到了唐明皇时代,虽然有开元之治的繁荣昌盛,引得四方来贺,却因为过于庞大的机构和极度奢华,再加上贪官污吏贪污腐败的盛行,终于弄到民不聊生的程度,一次安史之乱就彻底弄垮了盛世年华,大唐朝从此一蹶不振。
     如烹小鲜的无为政治,到了汉武帝和唐明皇之后,不可能再实施了。已经形成的庞大机构,多如牛毛的官吏,无法抑制的贪污腐败,早就成了社会的癌症,就算想重振先祖的汉唐雄风,也只能说说而已,听着动人,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。汉武帝和唐明皇之后,确实有几个皇帝想重行无为政治以挽救危局,可惜,庞大的机构无法精简,多如牛毛的官吏不可撼动,贪污腐败之风早以如日中天,在这样的状态下实行如烹小鲜的无为政治,结果只能是“如烹小民”。
     无为无不为,要想无为,必先无不为,没有精兵简政的无不为于政事,何谈轻徭薄税 无为于民事。折腾当然不可取,但是,庞大的机构不能减,多如牛毛的官吏不能动,贪污腐败不能治,如烹小鲜的政治必然成为坐观“如烹小民”的昭昭然而。历史为镜,当我们怀念汉唐雄风时,其利其弊,如同身临。
 
 
  历史的冤大头
    历史,总是能让人百读不厌。这天,读着读着,就自以为读出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冤大头。
    中国历史悠久,不知出了多少叱咤风云的人物,让人眼花缭乱。如果说谁是第一英雄,大概会众说纷纭打百家乐,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,大家都有自己心仪的对象。但是,如果论谁是第一冤大头,有一个人倒可以独占鳌头,此人就是商鞅。
     商鞅的冤情如何呢?商鞅行新法让秦国强大,却因新法被秦国五马分尸。商鞅彻底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,却只能成为后人眼中的二三流角色。商鞅为二千多年的政治奠定了基础,却几乎无人肯认账。商鞅的徒子徒孙绵绵不绝遍天下,却都打着别人的招牌。这样的冤情,任凭我去翻阅历史,再也找不出第二人,商鞅之冤,远超窦娥。
    如果我们用一根线把历史连接起来,就可以知道商鞅对中国的影响有多大了。从商鞅变法开始——打百家乐法家极权政治登上历史舞台,秦国因此强大并统一天下——秦始皇以商鞅之法为基础,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帝国——秦朝的政治制度为以后所有的统治者所继承,成为中国政治基础——直到今天。中国历史从商鞅变法开始,翻开了全新的篇章,封建的分权制被中央集权的帝制取代,从此便一统天下,历经二千多年再无根本变化。应该说,商鞅即是秦汉以后几千年政治的开创者,也是奠基人,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政治的祖师爷。可是,非常奇怪,就是这么一个对中国历史产生了决定作用的商鞅,却成了历史文化名人录中的二三流角色,很少被提及,连同他代表的法家,也成了传统文化的一个旁支。一说起传统文化,中国人总是习惯把儒道释和孔孟老庄挂在嘴边,打百家乐而对商鞅和法家,大都不屑一顾。
打百家乐
    有人说,商鞅和法家毕竟影响力不够大,无法与儒道释三家相提并论。这话似乎有理,却经不起细推敲。自秦汉以后的中国人,只要能和权力扯上点关系,不管是王公贵族,还是官吏富贾,以及那些跑龙套的腿子们,都熟谙于商鞅和法家的权术权谋。他们可以不知儒,可以不明道,可以不礼佛,却都对商鞅建立的那个权力金字塔心领神会,上蹿下跳,驾轻就熟。在中国的历史进程中,儒家曾经多次被弃用,道家只在汉初立过足,释家更是无缘权力,唯有商鞅之法家的地位固若金汤,自秦开始就一统天下,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,这样的影响力还不够大吗。
打百家乐
    有人说,商鞅和法家虽然是中国的政治基础,毕竟不如儒道释那么有思想,因此难登高台。这话听着好像更有理,却一样经不起推敲。人们评价历史人物,通常都是以历史作用为标准,就像凯撒、拿破仑、秦始皇,都不是以思想取胜。秦始皇的文德不如汉武唐宗,不如康乾二皇,但是,因为建立了第一个大一统集权政治的帝国,并一直被沿用至今,所以被中国尊为千古第一大帝。如果说秦始皇是大一统政治的实践者,那么商鞅就是大一统政治的开创者,实践者能够被尊为千古第一帝,开创者却只能混个二三流角色,实在有悖常理。
     当然,还有人把商鞅和法家归为儒学的一个分枝,这话只能姑妄听之。商鞅是卫国人,那里是殷商人的后裔,一直奉行殷商的国风民情,商鞅就是因此爱好刑名之学,其历史渊源并不比儒学晚。况且,商鞅和法家的军国强权和严刑酷法,与儒学的仁义道德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。
     因此,我怀疑商鞅之所以被历史忽略,完全是人们刻意而为造成的历史冤案。商鞅和法家的那些东西,几乎不讲什么人性,实在有些难听,虽然是政治基础,用起来得心应手,却难以示人,因此大家心照不宣,都当做法宝,却又都不说。历代统治者,敢于明目张胆行商鞅之术的,只有秦始皇一人,其它的,都用儒家的仁义道德把商鞅之法深深地雪藏起来,叫做明儒暗法。在公众面前,都是孔子,回到暗室,都是商鞅。由于名声不佳,不仅统治者对商鞅之术讳莫如深,就是那些笔墨文人,也对商鞅避之不及,生怕自己的文字沾了商鞅之蛊而影响了名声。大家都不说,便只能委屈了商鞅,身为祖师爷,徒子徒孙遍天下,却都戴着别人的面具,商鞅也就成了被供奉在密室里的至胜先师,难见天光。
    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,事实最能说明问题。中国的政治,没有释家,无关痛痒,没有道家,打百家乐无关紧要,没有儒家,尚可维持,唯独不能没有以商鞅为代表的法家,离开法家的政治,不仅会一事无成,恐怕连一年都坚持不下去。因此说,由商鞅开创,由韩非发扬,由秦始皇定制的法家之术,才是中国政治的根本。
    每读历史,都能读出点虚荣心来,只要是不大好听的东西,人们便惜墨如金,不是轻描淡写,就是一带而过。就像商鞅,虽然改变并决定了中国历史,毕竟有些品行不端,没有人愿意为他多着笔墨,因此便容易被遗忘。笔墨不多也有好处,就是读起来相对容易,打百家乐反而为我们了解政治提供了便利。读点商鞅,再读点韩非,就能知道中国政治的底色。
 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qinnongdai.net.cn

    产品分类

    推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