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百家乐
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玩百家乐 >

打百家乐越来越表现出脱离现实和民众生活的倾向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7-07-24 18:24 人气:
 
 
  过了几天的年,打百家乐竟然多次聊到了香港,因此勾出了我的一点记忆。
     家人聚会时,有外甥谈起了对香港的印象,很失望的样子,在他的眼中,香港有些陈旧,不如北京和上海。
     朋友聚会时,也谈到了香港,也是很失望的样子,同样觉得不如北京和上海。
     其实,当年去香港时,我的第一感觉也是如此。对比北京和上海,香港确实显得有些陈旧,除了中环那一带还透露着富贵的底蕴,给人以富丽堂皇的感觉外,其它地方并不起眼。尤其是那些挂着万国旗的居民楼,看上去很不舒服,有点乱七八糟的。当然,打百家乐这只是第一印象,当我用尽了空闲的时间去走街串巷,并在疲惫不堪归来时,再看上一堆五花八门的报纸后,香港的感觉变得舒服起来,而且越来越和我这个平民百姓的胃口,开始喜欢上香港了。
     有人说,中国的城市都是一样的面孔,香港给人的感觉好像也不例外,不仅高楼大厦如出一辙,而且,社会生活也是大同小异。香港极度商业化,大街小巷充满了各色店铺,广告铺天盖地,几乎人人都在言商经商。香港拜金主义盛行,人们都为了求财而拼命地工作,时不时仰望着半山的豪宅,露出一副艳羡的面孔。香港迷信色彩颇重,到处都供着神龛,而且香火鼎盛,还弄出一大堆忌讳来左右着日常生活。但是,和内陆城市比,打百家乐香港还是有许多不同之处。香港虽然极度商业化,却有许多规矩的东西在里面,很少有肆无忌惮的造假和欺诈,更少见那些无视人们健康的卑鄙勾当。香港人虽然很爱钱,却更多地表现为个人奋斗,在拜金的同时保留着起码的自尊,不肯为了不择手段地攀权附贵而丧失人格。香港人虽然迷信神灵,却更相信法律,人们对个人的权利非常敏感,略见有侵权行为,便嚷嚷着告上法庭。香港有一种和中国其它城市不同的特殊味道,仔细品尝,这些味道就像缕缕轻烟,从报纸的字里行间中飘出,在街头巷尾那些极普通的人群里弥散,嗅着并不高尚,却充满生活气息,感觉略见粗俗,却有着平民色彩。
     香港的平民百姓们生活不易,为了生存,为了改善,为了争取出人头地,打百家乐不得不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去奋斗。幸运的是,香港式的奋斗之路要单纯许多,没有那么多的潜规则,也没有那么多的权贵当道,成功的机会相对均等,一切都取决于个人的努力。在这样的环境中拼博,成功了,相信是自己用心血换来的成就,失败了,也只能怨自己不济,无法去怪罪别人。因此,香港的平民百姓虽然看着富豪的生活眼热,却并不仇富,更不会傻到拿自己去和富豪相比,大都安于自己的奋斗和生活。在香港生存,如果肯放弃过高的奢望,日子还是蛮滋润的,至少不用担心随时会有人祸来干扰生活,因为有法律可以保障人们的基本权利。
     惺惺惜惺惺,平民百姓关心平民百姓。当中国的其它城市越来越成为权贵们的乐园时,香港却给平民百姓留出了安居乐业之地。法律的尊严,报刊的自由,奋斗的公平,使香港保留了浓重的平民色彩,也让我这个同样的草民布衣感觉挺对路。打百家乐虽然上海的高楼大厦已经超过了香港,虽然北京的宽阔大气更在香港之上,但是,论起平民百姓的生活,香港却更胜一筹,至少没有那么多的权贵在那里肆无忌惮。
     同为中国之地,香港的平民味,应该带给我们一些启示。
    
 
 
 
 
    
 
 改朝换代常常伴随着动乱,因此天真地想,打百家乐如果能像新加坡和香港那样,先行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,可能会好许多#e#
    
 
 
 
  年过了,回头品品,总觉得生活里的年味有些不温不火的,不过就是亲朋好友小酒麻将等等老生常谈的那些事,滋味不浓。最诱人的味道,似乎都飘到电视里了,年前全是跑遍华夏大地采来的幸福之风,年后更是绵绵不断的莺歌燕舞,红红火火的喜庆场面充满荧屏,给人的感觉,打百家乐这过年的种种好处,好像都被媒体文化人占去了。
     记得年轻时过年,初一一大早,人们便纷纷走出家门,相约着去拜年。一路走来,人越聚越多,队伍越拉越大,大街小巷,家家户户全都被拜年的人流充满,到处都是挂满阳光的脸庞和欢声笑语。那时的年,过的就是老百姓的生活,家里透着喜庆,家外同样携手共乐,即使面对陌生人,也都是笑面相对,过年的味道,就沉浸在人们的相互交往中。可惜,如今的年,却是越过越小家子气了,人们都萎缩在亲朋好友的小圈子里,过年的范围越来越小,甚至都懒得把笑容投给近邻,对陌生人更是冷面相向。大街上空旷寂寞,零零星星的人们,也都在那里目无旁人地忙着购物,偶尔传来的鞭炮声,反而更增加了冷清感。生活里的年味越来越淡,老百姓过年的心劲也大不如前,对比之下,电视里的年却是越发的热闹了。那些文化人都把过年当成人生最大的舞台,年前年后忙个不亦乐乎,所有人都挖空心思地想风光一把。也真是难为了他们,越是年味不足,越要弄出更多的欢天喜地,越是五味俱全,越要翻炒出更多的甜香,而且还得年年翻新。今年便石破天惊地开始倡导重行叩拜大礼,好像多了俯首磕头,年味便会因此浓烈,连清华大学著名教授都出面擂鼓助威,可见花样翻新是一年胜似一年。
     更多的年味,由民间飘向媒体,由老百姓飘向文化人,也算是国情特色吧。中国有崇文轻武的传统,文化人一向都是社会的宠儿,凡是能沾点文化气的,就会赢得更多的尊敬,如果能舞文弄墨出些个名堂出来,更会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而风光无限。因此,由文化人来引导社会潮流,连过年都要多占去许多年味,自然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。不过,中国的文化人也有遗憾,虽然风光无限,却永远无法与政治比肩,一遇政治,便降身价。不管是多大的文豪,在政治家的眼中,不过就是一些跟班。中国最了不起的文人,莫过于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了。李白虽然仰天大笑奉诏入宫,却只能跟在皇帝屁股后面充当填词作曲的角色,杜甫虽然一生恭谨求仕,更是一生只在官场外围跟着打打场子。中国的帝王们,似乎都喜欢文化人,有点文采的,都会交几个文豪朋友,吟诗作赋以附庸风雅,胸无点墨的,也都养一帮文人来装点门面。汉武帝善作赋,司马相如因此得宠,曹操善作诗,因此有建安七子之盛,m主善填词,因此厚待郭沫若。但是,不管文人多么得宠,一旦越政治之界,就会招灾惹祸。司马相如利用宠幸图政治之利,因此身败名裂。孔融自恃才高,又是孔门之后,终因批评时政被曹操砍了脑袋。郭沫若知道事君如侍虎,已经足够小心,还是难免与政治干系太多而弄得子女双亡自身难保。中国即是崇尚文化的国度,同时也是多文字狱的国度,文人的宠辱多由政治而定,难怪文化人会在风风光光的同时,不得不依附政治以求发达。有位著名作家看透了这一切,无奈的发出一声历史长叹,自嘲说:“文人如狗”。确实,中国的文化人不管多么风光,也无法像有些国家的文人那样,可以无视任何权威自由自在地搞创作,只能居矮檐而更多地选择争宠。
打百家乐
     雪中梅,高山松,中国文化人如果想保持风骨,便只能傲雪凌霜逆风而行。令人骄傲的是,中国并不缺少这样的文人。屈原的激愤,司马迁的不屈,陈子昂的忧思,苏东坡的豁达,曹雪芹的揭露,都给历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。他们之中,或许白居易的故事最发人深省。这位因为才高取仕,又因为坦直被贬的大诗人,一直坚持文学创作必须为现实民众的理念,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。他的作品,多关注社会问题和民生疾苦。几十首“秦中吟”,打百家乐都是讥讽权贵奢侈无度,同情百姓贫困潦倒之作,“卖炭翁”更是一针见血针砭时弊,“琵琶行”“长恨歌”则讴歌人间真情。据史书记载,白居易每成新诗,必先读给老妪听,如果听不懂,则必重写。因此,他的诗非常流行,举国上下,妇孺皆知,市井商妓,乡野耕樵都可以随口吟诵。对比白居易,近几十年的中国文坛实在令人汗颜,即不见有谁可领风骚,甚至连风格流派都无从谈起。更多的文化人,除了随波逐流唱着莺歌燕舞,就是孤芳自赏远离民众,或者自顾自的在那里喃喃自语。依附政治随波逐流者多如牛毛,奋笔疾书追求真理的寥寥无几,难怪逢年过节,文化人便如葵花向阳一样灿烂无比,占尽风光。由于文化的主流更多的表现出无视民众要求的倾向,结果就是民众越来越不买文化的账,中国文坛的不景气也就在所难免,以至于有人嘲讽说:今天中国,写书的人比读书的人还多。
打百家乐
     如果说中国文坛几十年唯一值得骄傲的大事,大概只有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了。莫言的获奖,终于让中国文坛扬眉吐气,文化人从中看高了自己的价值,文学爱好者也因此欢欣鼓舞,一时间沸沸扬扬的很是热闹。莫言本人却很低调,这位曾经靠着半身红衣发达的作家,却在荣誉之后更多地选择了蓝色天地,因此把更多的时间投给书斋,一门心思地搞创作去了。莫言是清醒的,因为他找准了位置,知道哪里才是文人真正的故乡。
     年味,归根结底还是人味,人性越来越保守,个性难以得到释放,人味年味因此而不浓,打百家乐就算文化人挖空心思刻意营造,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图像毕竟不是真实的生活。只是难为了文化人,若要保持风骨硬朗清奇,便步履艰难代价不菲,若是骨软筋麻,气味又总是不大对头。
     年过了,看多了文化人的大戏,让人有了话说三遍淡如水的厌烦,还是回到网络吧。网络里才是老百姓的地盘,人味相对纯正多了,还有清新自然的气息,虽然不入文人的眼,却是我们这些草民布衣的一块自由之地,嬉笑怒骂任由自己,管它有用无用,打百家乐只把思想来御文字之风就足够了。
    附记:春节,做为一种文化,越来越盛于文化人的刻意渲染,而弱于老百姓的实际生活。应该说,春节文化现在走的路子,就是几十年中国文化和许多文化人的缩影,越来越表现出脱离现实和民众生活的倾向,因此才有打百家乐了些感慨。
 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qinnongdai.net.cn

    产品分类

    推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