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平台
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游戏平台 >

打百家乐便只能在现实实利的生活里赌上一场了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7-07-24 18:35 人气:
 
 
 
 
  奥运感想二则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语三关
    
   有记者问:北京和伦敦奥运会 ,打百家乐哪个更成功 。奥委会主席罗格回答得十分巧妙,即不得罪任何国家,又达到了一语三关的目的。罗格说:北京奥运会不可复制。
    好一个不可复制。
    为北京奥运会叫好的,应该喜欢这样的回答。不可复制,可以理解为不能复制。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,打百家乐那叫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北京奥运会的确创造了奥运历史上难得一见的华丽,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盛大,几乎不能被超越,当然不可复制。
    对北京奥运会持有异议的,也能够接受这样的回答。不可复制,可以理解为不用复制。北京奥运会等于是国办,打百家乐是以国家意志,利用举国体制,倾全国之力,不惜重金刻意打造的盛会,自然非同小可。像希腊、英国、巴西这样的民主国家,当然没有办法去模仿,也不会去模仿。而像朝鲜、古巴同样举国体制的国家,想模仿又没有实力。不想学的自然不用去学,想学的又学不来,历史、政治、国情,使得北京奥运会注定会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特殊。
    不可复制,还可以理解为不要复制。奥运会就是一项体育活动,虽然与举办国的政治经济紧密相关,发展方向却是远离政治,走向民众。国家主义的色彩太重,有悖于奥林匹克精神。二战前的柏林奥运会,冷战时的莫斯科奥运会,虽然都创造过辉煌,却都因为参杂了过多的国家主义因素,几乎成了政治的工具。这样的奥运会,办得再好,也不应该提倡。
    罗格太聪明,他的话虽然更像是外交辞令,细想想也非常有理。人自有分,国亦有别,模仿和复制固然毫无意义,比较哪个国家的奥运会办得更成功同样无聊。健康的体魄和昂扬的精神才是奥运风彩,只要我们经常能看到孙扬式的成功和博尔特的巨星风彩,看到逆转而胜中国男子体操队的坚韧和美国梦十队的激情,看到中国女子花游队窈窕的身姿和美国女子100米接力队美丽骄键的飞驰,就足够了。奥运会是人类共有的体育盛会,不是政治的舞台,打百家乐那种张扬着的个性,更高更快的力量,被充分释放的自由精神,才是奥林匹克精神真正的诠释。
打百家乐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东边日出西边雨
   人非草木,岂能无情,多情总是美好的。哪怕会带来一些烦恼,比起冷漠,还是要好上千百倍。
   曾经为多情烦恼过。碰到一些感人的事,心头一热时,眼泪会不争而出,说话也会哽咽。以前我总是尽力克制,打百家乐百般遮掩。一个有了些年纪的男人,如此多情善感,岂不让人笑话。现在我转了观念,不再怕情感外露了,甚至为多情善感而感到心慰,因为我发现自己毕竟还“人性未泯'。
   因为人性未泯而多情善感,不管过程和结果如何,一切都可以理解。
   奥运期间,许多人为中国的金牌欢呼雀跃,在国旗升起时和运动员一起热泪盈眶,打百家乐甚至彻夜难眠。这样的情感最容易理解,它源自简单质朴的人性,是一种普世皆存的爱国之情。金牌为中国人带来了骄傲和自豪,让中国人扬眉吐气,为这样的金牌欢呼雀跃,当然在情理之中。
   也有许多人开始冷静地审视金牌的真正价值,甚至对举国体制下的金牌不再感兴趣。这样的情感,同样不难理解,那是忧患意识,是因为人性觉醒而产生的又一种爱国情怀。他们看到了金牌背后的政治与商业利益,看到了政治操手一面不惜一切代价去制造金牌,打百家乐一面却对青少年基础体育活动的严重缺失熟视无睹。他们知道这样的金牌不是体育,而是政治,因此为中国的前途担忧。思想家告诉我们:一个伟大的民族,一定是个充满自我批判精神的民族。忧患意识,打百家乐是一个民族成熟的标志,因爱至深,所以恕其不争,其实是更深层次的爱国。
    欢呼也罢,忧患也好,都是人性的正常情感。虽然一个表现为简单质朴的热情,一个表现为深思熟虑后的担忧,看似截然不同,其实都是同一种情怀,因为爱国,难免多情。
    真正不能理解,甚至令人厌恶的,是冷漠。
    中国羽毛球队就演绎了奥运会最丑陋的一幕。为了金牌,工于心计,无视道德,不惜践踏奥林匹克精神和观众的权益,只求投机取巧的成功,已经够丢人了。更令人作呕的是,导演了这一切的团队,竟然把责任推给无辜的运动员,在无情地剥夺了她们的利益和人格尊严后,靠着金牌的庇护,自己毫发无损,还不知羞耻的以功臣自居。而他们背后更大的团队,则对他们人格和道德的缺失视而不见,依然把他们奉为上宾,让他们像英雄一样凯旋。在这些大大小小导演们的眼中,金牌高于奥林匹克精神,技巧高于道德廉耻,政治需要高于人权人性。他们就是用这样的理念,让人性和道义噤若寒蝉,虚荣和利益却甚嚣尘上,把中国搞得冷如冰窖。
    在人性冷冰冰的世界里,情感更显得可贵。因为厌恶冷漠,所以喜欢多情,哪怕多情的有些盲目,有点偏激,我依然喜欢,因为那里面有人性的东西。东边日出西边雨,热情的多情善感,忧患的多愁善感,都是人间真情,有了它们,这个世界才保留了一些人性的温暖,不至于冷若冰霜。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打百家乐
 
 
  好赌的中国人
      我们中国人真的有些好赌。
    人类似乎都有赌博的天性,但是,如果排起座次来,我们中国人大概可以坐上头把交椅。
    君不见全国一片麻将声。走遍中国的大街小巷,到处都是麻将的方城。打百家乐没有任何活动能像麻将一样如此风靡全国,深入人心。乐此不疲的,一天天只恨不能抢占一席之地。不入此道的,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生活中的另类。人们一边嘀咕着打麻将伤神伤身,不如唱唱歌,跳跳舞,一边又眼吧吧的盼望着有人相约,生怕被麻将冷落了。
    还有比麻将更能证明中国人好赌的,是堵场。在异国他乡,街上看不到几个华人,但是,如果走进赌场,情况就大不一样。那里几乎就是华人的天下,到处都是黑头发黄皮肤的同胞,金发碧眼反倒成了陪衬,此情此景,不由你不信国人好赌。
    赌场里,常常可以看到这样一些人。他们一般不直接参与,只是满场溜跶,东看看,西瞧瞧,打百家乐发现有人手风顺了,便凑上去跟着押上几注,一旦风向有变,立刻转身走人。我就是因为有两次手风小顺,碰到了在我这里下注的同一对夫妇,相视一笑间,便熟络起来。攀谈中,知道他们定居国外已久,白天去拼生活,晚上便常常来赌场碰碰运气。看到他们人挺亲切随和的样子,不禁问起了久存心中的疑团。
    “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好赌呢”
    男人想了想说:“大概和宗教有关吧,只有宗教才能限制人类喜爱赌博的天性,我们中国不是一个宗教的国度,少了制约,自然赌风更盛一些。”
    他的回答,我至今难忘,因为我信服。与世界其它文明相比,只有我们的文化是人的文化,而不是神的文化。孔子就是信天命而不言天命。在孔子眼里,人类社会本身就是天命的载体,只要把人类社会的事经营好了,就是顺天意而行正道,所以孔子说:不知生,焉知死。人间事都办不明白,又何来谈鬼论神。自孔子以后,追求现实一直是中国文化的主流,即使程朱理学引佛入儒,其目标也是为现实服务。办好现实的人事,就是奉天承运,办不好,就是逆天而行。
    文化的现实性,造就了中国人重现实而不重未来的生活理念。天行健,君子自强不息,君子自强,天意便在其中。成功便是天命昭昭,失败便是天命不佑,胜者由天,败者亦由天,何必为了虚无的明天和灵魂的皈依而放弃现在呢。抱定这样生存理念的国人,自然不会像宗教国家那样,打百家乐为了灵魂皈依明天的美好而约束今天。现实就是天意,有德是天,无德也是天,今天活得好,何虑明天事。赌博就迎和了这样的生存理念,尽管赌博中人都相信运气,打百家乐也都乞求神灵的护佑,但是,赌博的目标却现实无比,那就是眼见的金钱。赌赢了,相信是神灵眷顾,把钱揣进兜里,心中暗暗祷告谢天谢地,或者去神灵那里烧上一炷香。赌输了,有些惶恐,摸一摸空了的衣袋,怀疑自己哪里违背了天意,在心中暗暗祷告乞求原谅,也去神灵那里上一炷香。中国人的生活也有点像赌博,相信天命和运气,目标却极现实。得到了,把现实的实利揣进兜里,心中祷告谢天谢地,然后去神灵那里上一柱高香,乞求延续好命。得不到,看看家徒四壁,心中也祷告一番,然后也去上一炷香,乞求转运。
    文化就是现实,现实就是天意,为现实奋斗就是奉天承运,尽管放手一博就是了。打百家乐成王败寇,现实的目标最重要,赌上一场最直接。赢了可以验证天命眷顾,当然是多多益善,输了,只怨天命不佑,只能眼吧吧看着别人得意洋洋风光无限。打百家乐即使到神灵那里上香祷告,也多是为了祛病延年,升官发财之类,只要能为现实带来好运,管他什么教派,只管磕头就是了,权当又是一场赌局。
    不求灵魂皈依伊甸园,不求精神皈依真善美,打百家乐便只能在现实实利的生活里赌上一场了。
   
 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qinnongdai.net.cn

    产品分类

    推荐游戏